今天
本站首页 头条推送 政策资讯 民声民意 企业展示 绥化商铺 绥化电业 曝光台 绥化旅游 绥化金融 绥化政法 一线传真 绥化教育 绥化医疗 绥化人物 汽车资讯 黑土地 关于我们
那感品纳兰—绥化市第一中学 高 二年一班 白钧婷
2016-04-21 13:36    发布者:admin    评论:0    浏览:1717

那感品纳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年一班 白钧婷

指导教师:廖有利

一脉清光,一盏淡茗,再读纳兰容若。

初次与你相遇,是因那句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”,顿觉这短短两句,便胜过了人生中那些不可言说的千言万语,百般滋味。感慨万千的同时,希望能更多地体味你的才华。

曾经仔细想过,我是否希望人生只如初见。初见确是美好的,有一种朦胧感,神秘感,也可免去许多琐碎的杂事。如你所说,成帝与班婕妤若是每日都只如初见,成帝与她,又怎会深陷至此?飞燕姐妹又怎会新生妒恨?长信宫的淡柳丽花,却也掩不住那浓浓的思念。团扇被抛弃,婕妤,也与成帝相隔不见。但若真的每日如初见,却又觉得少了许多,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悲哀呢?我们总是这样,对梦想中的世界充满了向往,却不能发现,那只是另一种现实的所在。

那是另一个时空雨打芭蕉的夜晚。

点滴芭蕉心欲碎,你只知芭蕉心欲碎,却又有何人不知,你心欲碎。“早也潇潇,晚也潇潇”,古往今来的诗词中,芭蕉似乎总喜欢同雨相伴出现。雨滴芭蕉,入梦,美酒半酣有唐汪遵心恋江湖;入画,王摩诘《雪打芭蕉》令人忘却寒暑,白石老人大叶泼墨酣畅淋漓;入乐声,《雨打芭蕉》淅淅沥沥,似雨滴蕉叶比兴唱和,急雨嘈嘈,私语切切,诉尽人间相思意。又何止是你,“此夜芭蕉雨,何人枕上闻?”,纵是梅妻鹤子的林逋也难掩芭蕉雨下那些撩人的情思。

然而,你却只能追忆当初。这几个字,如一把利剑,斩断了今生。今生已作永隔,窗外雨声风声入耳,曾有多少夜晚流逝于情意缱绻的呢喃?未来又将有多少不眠的孤寂,唯有旧意聊以回味?所幸,过去的日子并未消逝于流年,在那发黄的红笺之上仍可略窥一二

“鸳鸯小字,犹记手生疏”,怕是你又在怀念把笔浅笑的她了吧。“戏仿曹娥把笔初,描花手法未生疏。沉吟欲作鸳鸯字,羞被郎窥不肯书。”当年的娇俏语长萦耳畔,那副欲语还休的羞涩模样犹在心头,鸳鸯小字里,似可见这位解语花的身姿若隐若现。然而,以为是一生一世的一双人,所托竟几页满蘸相思意的旧时书。想当年蔡伸“看尽旧时书,洒尽今生泪”,名门之后,位高权重又如何?三更夜,霜满窗,月照鸳鸯被,孤人和衣睡。

旧时书一页一页翻过,过去的岁月一寸寸在心头回放。缃帙乱,似纳兰的碎心散落冷雨中,再看时已泪眼婆娑。“胭脂泪,留人醉”,就让眼前这一半清醒一半迷蒙交错,梦中或有那人相偎。

又是一窗冷雨,纳兰看到了半世浮萍随水而逝,如记忆中挥之不去的她,“一宵冷雨葬名花”。还是纳兰身边这盏灯,只是不再高烛红妆,唯有寒月残照,灯影三人。太白对孤灯空长叹,“美人如花隔云端”。故人入梦,又渐行渐远,“是邪?非邪?立而望之,偏何姗姗来迟”。汉武帝为李夫人招魂,灯影明灭处,留得千古一帝不得见的叹息。

罢了,一梦似千年,从来是“人生长恨水长东”。刘禹锡一句“东边日出西边雨”,留多少痴念在人间。已道无情,而情至深处难自已。这般情深厚意,在你心中恐怕已不是简单的有情,而是人生难得的知心人。如果说情是前生五百次的回眸,爱是百年修得之缘,那么知心便是三生石畔日日心血的倾注。

有情无?

纳兰笃定不念今生,料想今生情已尽。一心待来生,愿来生再续未了缘,可有来生?

容若,多少次,我呼唤,那个漂泊天涯的伤心旅人;多少次,我黯然,因那个茫茫自感的惆怅文人;多少次,我思恋,那个一片幽情冷处浓的痴心人;多少次,泪泣然,为那个霜冷离惊鸿失伴的伤心人……

无数身影,重叠出一个你;无数词句,编织了一个梦;字字有声,如君之音,我空前地渴望到你的身边,抚摸你忧伤的脸,将你眉间的雾霭吹散。

友情链接:
Powered by suihuajingji.com © 2014 - 2015 绥化经济网 版权所有 黑ICP备14007477号-1
免责声明:站内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,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Processed in 3.425173 second(s), 21 queries, Gzip disabled  技术支持:远博网络
回到顶部